维权案例

知识产权典型侵权与维权案例分享

武汉鱼趣与上海炫魔等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点睛

  如何制止直播平台的任性挖角行为和主播的肆意跳槽?合同法的规制是否已经足够?请看看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利剑如何厘清直播行业的乱象。

  著作权、不正当竞争

  一审: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2016)鄂0192民初1897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鄂01民终4950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合议庭:余杰熊艳红赵千喜

  案例简介

  涉案游戏主播朱浩在与斗鱼平台(鱼趣公司)的独家合作期间,擅自到炫魔公司、脉淼公司运营的全民直播平台进行游戏直播解说。鱼趣公司及斗鱼平台根据协议,针对朱浩的违约行为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同时针对炫魔公司、脉淼公司的行为,要求法院确认其构成不正当竞争、著作权侵权以及禁止在全民直播平台上直播、播放朱浩的视频、音频等。

  本案经过两审,最终由武汉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确认炫魔公司、脉淼公司在全民直播平台上使用朱浩进行游戏解说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并禁止全民直播平台使用朱浩进行游戏解说,朱浩、炫魔公司、脉淼公司向鱼趣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含维权合理费用)90万元。

  点评

  本案是最近较为热门的游戏主播和平台之间的纠纷。2016年以来,直播行业发展火爆,催生出了大量知名主播在合约期间内违约跳槽的案件。对此,平台方通常可以起诉主播构成违约,进而获得违约赔偿。但违约之诉存在两个缺陷,一是违约金并不高,无法涵盖守约平台方的实际损失;二是主播违约的幕后推手并不能得到惩治,会导致该类案件源源不断的发生。

  本案的判决给予守约平台新的救济途径,即通过不正当竞争之诉,约束、规范第三方平台的行为,禁止其恶意挖角主播,引导直播行业良性竞争。二审法院首次从司法层面上认可了主播可以作为直播行业的竞争资源,进一步结合考虑直播行业的竞争特点,透彻地分析了主播与观众流量之间的对应关系,对直播行业的认知和商业模式的理解达到了专业的高度,最终认定炫魔公司、脉淼公司的行为构成了网络直播行业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中还对反法在此类案件中的适用之必要性做出了阐明,对本判决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